和光展览 | 采 采——齐冬根瓷画展

齐冬根瓷画展1.jpg

采 采——齐冬根瓷画展

开幕时间 :2020年10月6日下午3:00
展览时间 :2020.10.6-2020.10.21
作家在廊日:2020.10.6-2020.10.7
地 址 :南京市鼓楼区宁夏路1-1号左侧院内和光陶社

齐冬根瓷画展2.jpg

老齐和他的画

老齐不是个“专业”画家,他有着丰富的工作经历,我所知道的有:农民、打工仔、司机、录像厅和民宿的老板,画家只是众多身份之一,既不以画谋生,也不在甚么“院所”,故不称作“专业”画家。画画是自学的,无门无派,亦中亦西,“我是很真实的”,只要你有兴趣,他就愿意把他的经历分享,一提及他的画,老齐就有了低调的得意,他可以一张张地介绍作品,画中人物是谁,又为什么画他/她,最关键的是,他有着自己的绘画理念和坚守。

既然没有老师,不入流派,同时画种也算独特——瓷板之上的釉画,就免于绘画的鄙视链条之中,我亲耳听一位国画届的高人,在本市的某美术馆大言不惭:我们国画的线条是最高级的。嗐!老齐大不了画点杯子,即便放在网上售卖,也颇有销路的,做买卖还不用陪酒陪笑说大话,此般自由,正是我辈所求而不得的。

我就邀请他来和光陶社做一次个展,要正式介绍一下:老齐,齐冬根先生,本名齐献中,景德镇三宝村人。三宝村就是著名的三宝瓷石的产地,是景德镇瓷器骄傲的根基。老齐年轻的时候,就在自己家的水碓房里做活(水碓就是景德镇传统的以水力驱动用来粉碎瓷石的设备),水碓房今已不存,原址上建了一座轻奢的瓷厂,并在开业后不久就倒闭了。真是气人,你建高楼你楼塌了不要紧,干嘛要把水碓房拆了呢?这座水碓,既在我的心里,也在老齐的画中。

“水碓的声音,就是景德镇的心跳声。”老齐说,我连忙点点头,心想,老齐也是一位诗人。这诗人年轻的时候,从事各种行业,无非是要挣些钱过好日子。进入了新世纪之后,他买了辆车跑起了生意,带着全国乃至全世界到景德镇的陶艺家们、画家们穿行在景德镇的大街小巷、山河田野里。整天和艺术家、作品打交道,老齐寻思着,画画也没有什么难度吧,他本是小时候就爱画画的,这个机缘到此时终于成熟,司机老齐就变身为艺术家老齐了。

景德镇起码有数万人在画,你把这些画都放在一个广场上,老齐的画也能跳脱出来被人看见。真诚、天分和勤奋,老齐活脱脱就在他的画里。我把他的画粗略地分为三类:所见(故乡和各地的风景、生活情景)、所作(他日常的劳作)、所欲(女性人体)。大抵是色彩鲜丽,明亮,熟悉西洋画的,往往在其中看到后印象派的感觉。釉的透和亮,以及堆叠的厚度,釉画和油画乍看之下还真有几分相似。而他的水墨风格的画作,能看到陈子庄、朱新建、丰子恺等人的影子,老齐喜欢的画家都学,然而,相似的皮毛下遮盖不住独特的灵魂。

说融会贯通,集大成者,这显然是大话。因为老齐也只是拿来为己所用,成与不成,自家不会用力去想的,老齐是为自己画,画自己,画家人,画身边的人和事,《四世同堂》里,四个裸体的男子,就是齐家的四代男丁,那些风景和街市,就是他最熟悉不过的景德镇,他停留过的水果摊,他参加的喜宴,和他一样劳作的铁匠,他所想象或目睹的瓜果和人体,行走,操劳,休憩,遐想,一个真实的老齐穿行在自己的画中,从景德镇的山村里,慢慢走到各处去了。这些年,老齐参加了各地不少展览,多有得奖,常得好评,声名渐隆,还是忙生计、还是画画。

老齐来了南京,夜里打开手机里的监控视频,看着自己的院子,盯着,他指给我看视频中那一动不动的白色一坨,那是他的狗唤作小白的就是。

“我最喜欢看我的狗了,它有时候半夜还会抓老鼠。”老齐笑了,老齐啊,我们倒是把画赶紧挂起来啊。

部分作品:

齐冬根瓷画展3.jpg

齐冬根瓷画展4.jpg

齐冬根瓷画展5.jpg

齐冬根瓷画展6.jpg

来自:和光陶社

您的大名:
万水千山总是情,给个打赏行不行。 打赏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houzuoren.net/zhanlan/992.html
-- 展开阅读全文 --
莎莎的团作:背心+针织帽+披肩,可成人可亲子~~
« 上一篇 10-08
玩物丧志集6|摊主招募
下一篇 » 10-10
广告

发表评论

作者信息

和光陶舍Lv.0
文章 2 篇 | 154 °c 访问
最新文章
广告

热门文章

最多点赞

4人点赞, 阅读:344
4人点赞, 阅读:348
4人点赞, 阅读:129
4人点赞, 阅读:188
广告

标签TAG

热评文章